原色(職業耍廢)

——轉至其他平台去了,此號目前為封存狀態。

(錘基) Seven Deadly Sins - 00 Limbo -3

-3


  好人如Steve,並沒有要火上澆油的打算。只見神色委靡的Tony沮喪著臉,就在他令JARVIS讀取那張竊聽器的儲存晶片,而JARVIS卻用立體環繞式音響播放出“Rosamunde(註6)",並告知他整張晶片只錄到了古典樂曲時。

  Tony發誓再也不會去碰任何一種該死的“美國製造"(他不承認是自己低估了對方),且打算重新設計神盾裡所有的軟硬體設備,避免再次重蹈覆轍。鑒於他以往的效率如同山羊比割草機更甚一般——Tony已經在做了,初步便是將JARVIS的危安辨識系統全面升級,「防人之心不可無。」他在防禦欄位上輸入了Loki的生物編碼。


  Natasha在沙發上與Steve對望後聳肩,表示自己並不想插手。她作為一名協助犯,之前在Loki辦公室裡沖泡即飲品的時候,首先就拆解了那只比襯衫鈕扣還要小一號的竊聽器——古典樂則是Loki的主意,Natasha僅負責將那塊金屬物裝回飲水機濾座底下,至於裡頭到底存了些什麼都與她無關。

  現在,Tony當然不會知道,那被調換的記憶晶片早已滑進排水孔深處,配著冷卻的熱飲與酒液一起進入河道口了。他比手畫腳忙了好一陣子,最終還是Steve忍不住開口,「我認為最有效的防禦還是人腦策略。」說真的,他不懂這些高科技能有多靠譜,Steve仍舊維持著二十世紀的良好習慣——例如,拒絕使用智慧型手機和自動車駕。

  「聽著,Cap,我倒認為在這件事上你應該持中立態度。」除了那個充滿惡趣味的雙關詞調侃沒變,Tony稀罕地沒與他打趣。他壓低嗓音覺得又累又惱火,可不想再糾結這些無關緊要的節骨眼。

  哦!Steve無奈地撓撓後頸,其實他主要是想問Tony為什麼老是針對Loki——「好吧,除了那張壞嘴和一些邪惡的小伎倆,Loki甚至不是個特工。你們難道不能消停歇會嗎?」Natasha替他說了出來。她覺得自己在這群男人堆裡活像個老媽。

  「在他停止前?不!」看著女人瞇起的眉眼,Tony沒告訴他們他的執著是有其它原因的,「也許我們應該換個話題,聊點家務事之類的。」他接著說:「JARVIS查不到所有刑案調查科的暱名來訪者訊息,這半年來的全都沒有記錄。」語氣就像在談論一件稀鬆平常的事兒。

  「什麼?」聽見他話裡的端倪,Steve正襟危坐,「你是指⋯⋯」

  Tony彈了個聲脆的響指打斷道:「哦拜託!除了那張壞嘴和一些邪惡的小伎倆?」尾音質問似地刻意上揚。

  Loki是巧言善變,但卻從不與他人做無謂的溝通。不過,單照以往相處的經驗來看,「他所有的行為都有目的性!」Steve終於意識到什麼。他最近看了不少諜報影集,於是天馬行空地將Loki的容貌與反派得手時狡詐的笑臉重合在一起——God!「我們應該通知Fury。」Steve沖沖地說,或許他就是個間諜,破壞設備只是為了模糊焦點。

  「你們在開會時聽Schubert?真好興致,」

  Banner溫和地出聲。他才經過走廊又走回大聽,「能讓JARVIS把這個接到我實驗室裡嗎?」他的工作區域與住宿都在神盾裡配有高端隔音的“避難所",為了安全考量,包括警報等所有來自外界的干擾都被阻絕了。

  三人用各自複雜的表情看向Banner,音響剛播完所有的樂曲又重頭循環起“Rosamunde"。幾秒後是Tony先意識過來,「噢當然嘍!多聽古典樂能夠穩定情緒。」



//


  Loki無法忍受被人抓到尾巴加以約制。他絕非唯物主義者,肯定的是,經過這次事件神盾定會好好起底調查他一番,所以Loki清除了自己在神盾的存檔,包括手上所有的案件和自身記錄——他一直在刑案調查科暗自蒐集所需要的相關資料,等Fury或者其他探員(Loki從不用夥伴這個詞)察覺時早就也什麼都查不到了。

  予他而言,這不僅僅是一次單純的惡作劇。Loki假意升遷之名調離Avengers確實別有用意,關於該如何全身而退,他曾想過要用其他方式進行,但低調卻不在考量範圍內——這場晨間提示成功轉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若照著劇本按部就班下去,本應會如他所願⋯⋯


  「希望你那箱子裡沒裝什麼糟糕的東西,在紐約過平靜的日子已經是天方夜譚,我只是想確認一下,雖然你看起來不太像路邊打工的藥蟲,」男人說:「我可不希望因此進入懲教所。能告訴我你犯了什麼錯,剛才那些人拚了命要抓你?」

  Loki緊閉雙眼,他感覺太陽穴附近有一整連隊的士兵在操練,踏踏踏地簡直就快要踩爆腦殼了,還有什麼能比這個更糟?他剛才主動搭上的金髮壯漢居然還像個娘們一樣嘮叨——從他被埋伏在地鐵開始,絕對是哪裡搞錯了。

  坐上台階一處稍微乾淨的角落,Lok仔細思考起來。剛才那些傢伙彆扭得像萎尾的獵狗,太突兀、太明目張膽了,神盾的人可不會犯這樣愚蠢的錯誤。他輕拍發疼的額頭愣了一下,指尖似乎摸到某種黏膩又溫熱的液體。

  「你受傷了!」男人抓住他的手腕激動地喊道:「該死!我當時有點緊張,一沒注意就撞到了你,那完全是個意外!」

  完全不給他私人空間。Loki想,他低頭看見自己掌心上鮮豔的色彩後又看了看那對真摯的藍眼睛,怎麼能忘了就是這混蛋推他從車廂連結間跳下去——你他媽的才是個可怕的意外!






TBC.


註6——羅莎蒙,舒伯特第13號弦樂四重奏曲(D.804)。此曲於復仇者聯盟衍配於Loki登場一幕。

评论(2)
热度(4)

© 原色(職業耍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