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色(職業耍廢)

——轉至其他平台去了,此號目前為封存狀態。

(錘基) Seven Deadly Sins - 00 Limbo -2

-2


  Avengers是神盾下轄的特別部門,它並不屬於任何已知的政府機構——讓國土近七成左右的嚴重犯罪行為在見報以前為其解決(這裡含蓋許多意思),是Fury成立這個特別部門的首要宗旨。


  半年多前潛入聯邦調查局的Loki起初並不想參與這淌水。他加入Avengers本來就不是什麼英雄抱負所致,即便特別部門聚集的成員和好萊塢商業片裡的英雄一樣都有著多重面向⋯⋯神盾不咎往事已矣,無條件供給優渥的技術及資源才是他唯一需要的。

  但這可不代表他連心竅也簽下了終身權狀。就算利大於弊,Loki仍不會委身蟄伏,除非那是能滿足他計畫的其中一個環節。


  待到神盾大樓警鈴聲作響時Loki已經乘上了地鐵,往常只要再過兩站就能回到那個尚可被稱作為家的住所——沒錯,往常。

  大概是習慣了獨自一人的緣故,而他也由衷覺得與旁人交流是件極為麻煩的事。Loki站在離車箱門口最近的地方閉目養神起來,儘管現在是離尖時段,他還是不由自主地在公共場合隱藏自身氣息。

  Loki並不怕麻煩,他只是不太想主動攪和進預料之外的狀況罷了。然而想歸想,遵循莫非定律總會主動送來驚喜。


  “Stand clear the closing doors, please."


  隨嘶啞混濁的報站廣播音落下,Loki眼瞼微攏,默數著身邊突然出現的異樣眼光——至少三名。他在腦中迅速建構了幾條對應方案,基於懷裡抱著剛從神盾帶出來的重要物品,無論如何在地鐵裡作戰都不是個好主意。

  看了眼腕錶,距離列車進站還有幾分鐘。

  Loki在顛簸時假裝重心不穩,腳步踉蹌向後擦撞了一名頭戴扁帽的金髮壯漢,「我很抱歉。」他抿唇伏上那條支撐自己的臂膀。

  凡事先下手取得主導權是他的一貫作風,而要在這段時間內弄清楚對方來歷是綽綽有餘了。



//


  此刻Tony正在給監控系統重新調校。這位現代達文西(他自稱)正隱忍著他那載重萬斤的自傲,防止它們在臉上展現出破綻,「真貼心,公主還給娘家送了份餞別禮——這可是我三天前剛更新過的程序!」

  「撐過了三天。」Clint蹲在角落一團黑糊的電腦設備面前,用惺忪的睡眼觀察後說:「嗯⋯⋯特製的定時燃彈。他是怎麼辦到的?」

  探員Coulson才帶人來關心過不久,關於一個本該被人工智慧JARVIS攔截的高級危險物品,如何會出現在防線雙S級區域?Tony選擇逃避,顯然回答問題會透露出他內心也正抱持著相同疑惑——老天,這件事還令他心有餘悸。

  Tony往臉上猛揉一把。好在他並不念舊,相較毀壞的設備,美夢中驚醒這點似乎更使他難受。


  說起Tony與Loki相剋一直是事實,眾所皆知。


  先不論探究的重點,單看這兩人在本質上太過雷同就是個大問題,雖沒有直接的對立關係,雙方依然耐不住鬥口爭辯。Tony甚至莫名深信Loki會被招募進Avengers根本是篇自導自演的陰謀,他曾和其他人提出過,可當時沒人採信。Avengers必須相互合作,才能避免在執行任務時給彼此帶來困擾,即使他們都對Loki的惡作劇沒什麼好感——事實在後來證明了Tony的直覺有一半是正確的。

  「非常好,換句話說“不善始者不善终(註5)。"」Tony放下手中的StarkPad停止調校,胃裡那杯醒神的冰咖啡終於起了點作用⋯⋯他想起了,「他肯定沒發現我還留了一手。」那口氣聽起來像他故意縱致這場意外。


  Loki不願意在辦公室裝監控,這份堅持從沒妥協過並且屢試不爽,可Tony同時作為神盾安全顧問,還是偷偷安了一組made in u.s.a的竊聽於Loki不常接觸的角落。我們都知道他並非褊狹之人,Tony也就是無以寄望了才突發奇想,試試便宜的劣質科技說不準可以在必要時刻派上用場——這玩意兒靠氧化銀電池來作用、手動讀取,可憐的內置記憶體還限制每十二小時迴圈重製。

  擁有多重身分的Stark工業總裁兼機械工程學家兼發明家,對此翻過不少個白眼。他篤定Loki有再多小聰明也猜不到他會使用舊時代產物,這組竊聽沒有無線電波,所以一般偵測器亦無法查出。


  「你們這是同性相斥,」剛從健身房出來的Steve聽到談話後擺手勸戒道:「別白費工夫了。」他與Natasha並肩來到大廳,毫不在乎這句話其實不適用於人類社會的概念上。

  「Absolutely ridiculous⋯⋯」被勸戒之人還想辯駁,不過他驚愕地發現自己竟沒辦法形容出他與Loki性格上的不同之處。那些用於對方的負面詞語不外乎是經常口出狂言、自視甚高、目中無人之類——嗯,差別該是Loki感覺禁慾太久了——如果這能算“負面形容"的話。Tony閉起嘴,離開前不忘對眾人使以眼色,大概是“等著瞧吧"的意思。

  Natasha走近吧檯將馬克杯裝盛的液體全數倒進流理台,一面拿了支Myers's Rum(註5)打算給自己來杯調酒,「誰想來點酒精?」

  「假如沒要慶祝,倒是可以讓自己清醒一點。」Clint搖遙頭。他今天起得太早,不介意再睡個回籠覺。

  抿了下調拌杯裡的基酒,Natasha傾上吧檯又挑了幾種配料。不巧調拌杯沒放好——匡啷聲響,她輕蹙眉頭咕噥道:「我大概是醉了。」然後旋開水龍頭。






TBC.


註4——A bad beginning makes a bad ending. 不能好好的開始,就不能好好的結束。這裡的Tony反諷引用,暗指做事要開好頭,才能讓後面的工作順利進行。

註5——牙買加蘭姆,酒精濃度40。

评论
热度(2)

© 原色(職業耍廢) | Powered by LOFTER